1. <big id="gtnvb"></big>

      <progress id="gtnvb"><big id="gtnvb"><th id="gtnvb"></th></big></progress>
        1. 日记 周记 读后感 作文 高考
          当前位置:日记 > 六年级日记

          青春

          www.ai-jpn.com 作文600字 日记 读后感 周记 时间:2015-03-31 12:39:33
          青春600字

            青春,是一道明媚的忧伤。或许,只有在花开花落的时候,我们才会领悟到她的真谛。 日记日记http://www.ai-jpn.com

            抬起头,望着那湛蓝的天,我有些疑惑。遐想就像云朵一样在脑海中浮现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我不再稚气,如今的我不再犹豫。眼前要的就是拼搏!仅仅在四百天多天的日子里,我就要放飞梦想,让二年的奋斗成为现实。

            像我们这样的年纪,或许应该好好享受青春,风华正茂的时刻一生只有一次。正因为我们风华正茂,所以我拒绝用青春去赌明天。

            对于我来说,青春是一个复杂的命题。有时候,她苦涩,有时候,她又是那么吸引人……

            那颗朝气蓬勃的心在蠢蠢欲动,在一层又一层的等待中想要破茧而出。有时候会去压抑一下。将她变为动力,让理想走向现实。努力之中,汗水和泪水一起交织。但在这之后,希望和喜悦会向你招手。这时,苦涩再也不是苦涩了!

            面对新鲜和好奇,也许你会无所顾及地追求。在魅力的吸引下,思考可能被遗忘,所以掉入青春的陷阱,也是常有的。于是,她给了你经验和教训,这才是一笔巨大的财富。

            体验青春的时候,我们也在成长。

            一次又一次的体验,一次又一次的回味,不管青春是什么样子的,她都造就了崭新的我们。

            席慕容说青春是透明的。就在透明里,我面对考验,面对竞争,面对失去,面对拥有。这一切让我明白了什么是青春。没有岩石的阻挡,就不会激起美丽的浪花。没有青春的磨练,就不会有一个完美的理念。即使在透明里,我们也要学会把握。

            也许是青春让我感受到了一种超然的境界:

            高朋满座,不会晕眩;

            曲终人散,不会孤独;

            成功,不会欣喜若狂;

            失败,不会心灰意冷;

            迎接生活的鲜花美酒,我坦然;

            面对生活的刀霜剑影,我洒脱。

            只是平静地,找寻阳光,找寻希望!

            面对青春,更不用紧张和激动。风不会把阳光打散,相信你也不会让青春失望!……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湖北宜昌兴山县古夫中学初三:张鉴

          青春无悔,无悔青春50字

            青春,一首永恒的赞歌;

            青春,一顿丰盛的佳肴;

            青春,一股力量的源泉;

            青春,一幅精美的画卷……

            今日,我为青春拼搏奋斗,

            明日,我为青春自豪骄傲。

            今日,青春无悔,

            明日,无悔青春。

          高二:李睿

          青涩、青春、青季(五)2000字

            天空中慢慢升起的骄阳染红了云霞。

            “小盈,手续办好了,我们走吧。”田峡阳用右手紧紧地搂住安盈的腰,仿佛害怕她溜走那样。

            阳光很柔和,是个不错的天气。

            “峡阳,我们去看望一下我的爸妈吧。”安盈轻声说道,嗓子还是有些沙哑,“我好久没去看他们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啊,去看看伯父伯母。”田峡阳把安盈搂得更紧了,侧脸俯下头凝望怀着的安盈,脸上洋溢着一种无法诠释的幸福感。

            地址,幸福街第一百四十号。安盈父母的家里。

            “笃笃笃。”一阵敲门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大门开了,安盈的妈妈轻微咳嗽了几声,随即请他们进去。

            两个人进了屋子,盘腿坐下,却没有说话。

            大厅中沉默了一阵。

            想起医生说的那些话,他心有余悸。他必须单独问安盈的父母。田峡阳想着,把安盈支走:“小盈,你去便利店买些东西回来吧,你看我们两手空空呢。”

            安盈没起多大疑心,只是临走时,又撒娇地问了一句:“你不陪我去吗?”

            “我要陪伯父伯母呢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哦,也对。”安盈支吾着,踏出了家门。

            屋子里剩下三个人。

            田峡阳首先开口:“伯父伯母,小盈她,失过忆没?”

            “不可能。”安盈的爸爸目光四处躲藏,说,“她是我从小看到大的,没有失忆过啊。”

            捕捉到那一抹到处躲藏的眼睛,田峡阳意会了一下,便没再问什么。

            三人叨了一会家常,大约十分钟过去了。

            突然,田峡阳的手机收到一讯信息:速来幸福广场,有一件关于你女朋友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小盈?!田峡阳心跳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他对安盈的父母说他要去找下安盈,接着奔向幸福广场。关于安盈的事情……他实在是太紧张了。

            另一边的安盈。

            “小姐,这款洗发水真的很好用呢。”推销员滔滔不绝地说。

            从刚刚到现在,这个推销员貌似特别的热情,好几次安盈想走了,都被拉回来。

            “这个,真的不用了。”安盈推辞着。

            “那你再看看这个吧,多好啊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真的真的不用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个呢?”

            “不用了。”安盈连忙挥手,说“真的不用了。”

            让我们把镜头还给田峡阳。

            他来到幸福广场上,远远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人再向他挥手。

            一切的阴谋诡计在进行倒计时。

            田峡阳走到那女人身边,压低声音说:“告诉我。”

            那女人低头发了个讯息,接着抬着头含情脉脉地凝望着他。

            随即,双手攀上他的腰部,嘴唇轻轻地吻住了田峡阳的嘴唇。

            田峡阳一脸厌恶,躲避,谁知那女人竟那么的不要脸,继续向他袭来。并且加大了攻势。

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安盈从商店里出来,硕大的广场,那一对亲吻的男女是那么的醒目。峡阳……居然……泪水涌上她的眼眶,不停地往下掉,往下坠。峡阳,你不爱我了吗?想着,脑袋又是一阵眩晕。

            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,

            眼皮沉重地闭起,并送上了最后一滴眼泪。

            淡淡的泪痕,

            倒下。

            往事如烟:大海,眼泪,被拒绝。榆树,落叶,心死。

            “小盈!”田峡阳远远地望见了倒在地上的安盈,猛地推开那个不知廉耻的女子,直奔商店门口,并轻轻地抱起安盈。他知道,他一定伤透了她的心。而谁又能想到,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,她脑中的那个人影,并不是田峡阳。

            泪水,无生息地淌过,少女的心。

            回忆。“我哪点不如她?”“你哪点都不如她。”

            榆树底下,落叶纷飞。

            “小盈。”轻轻地拭去她脸上的泪,田峡阳抱着她,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            小心翼翼地把安盈放在床上,搬来一把椅子,静静地陪着安盈。

            灿烂的阳光,刺痛了他的心。

            转向天绮修。

            天绮修正拨通伯希哲的电话号码。

            ——“希哲,找到若琪的线索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——太好了。什么线索?

            我的手下已经找到了收养若琪的那户人家,地址就在幸福街第一百四十号。

            嗯,那好,我马上来找你。

            几分钟后,伯希哲来到。

            两人一齐前往幸福街第四十号。

            他们会知道什么,发现什么?

            转眼间,他们到了。

            “谁也不能约束我。”这是安若琪十六年前说的一句话。了得的轻功和速度是她的特长。这是唯一一样她姐姐没有她有的特长。天绮修回忆了一会儿,轻轻推开了门。

            心情十分激动,却一脸平静。

            而伯希哲呢?却有一种不知如何解释的预感。半喜,半忧。

            田峡阳的家里。

            白色的床单上躺着少女。水蓝色的头发如瀑布直下,尾端稍稍曲卷。脸色在苍白中又带着一丝丝微不足道的红润,金黄色的双眸被沉重的眼皮掩盖住了。

            旁边,田峡阳正凝望着窗外想着什么,深情里带着一些愧疚之色。

            她会原谅他吗?

            他该如何是好?

            她究竟有什么秘密?连她本人也不知道?

            或是她知道,在欺瞒自己?

            他不敢再想下去。目光又回到床上的少女。

            她貌似让自己越来越抓不住了。

            或许,有一天,她会挣脱自己的怀抱。

            而自己无能为力。

            但是,他不会眼睁睁地望着这一幕发生。

            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不择

            手段

            哪怕……(后面的自己脑补)

            当务之急,必先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            到底是谁玩了这么大一出?

            被他抓到,必不留情面。

            他田峡阳,也不是省油的灯。

          青涩·青春·青季(四)2000字

            4.证明未死的安若琪,再次晕倒的安盈。

            安家主院,苑青院。

            这是一所古色古香的四合院,年历挺悠久的。里面有许多花卉,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栀子花的气息。芳香的空气加上如画的风景,任人流连不知所返。

            亭子内。

            伯夕哲望了望四周,密密麻麻的爬山虎从亭子的顶上攀下,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。不过貌似他现在没有心情观赏景致,十六年的车祸,那轰的一声,萦绕在他的耳畔挥之不去。那个安家嫡女安盈,躺着他的怀里,在最后一口气没断的时候,说了一句话:“找到她。”那张脸上的血迹丝毫也掩盖不了她的倾色之容,她说出那句话时,脸上是幸福的。

            是啊,当年,不也没找到安若琪的尸体吗?安盈口中的她,想必就是若琪吧。安盈,你的遗愿,我会帮你完成的。伯夕哲闭上双眼,那音容仿佛就在眼前。许久,他才睁开眼睛,望着前面鹤发童颜的中年人说:“安老爷。”这个称呼,生疏了许多。伯夕哲还未和安盈成亲,本来父亲父亲的称呼,便……

            “乖孩子。”安时俊(便是安老爷,名字听起来像是美少男那样,呵呵)没有生气,只是意有所指地望了望伯夕哲,又望了望旁边一直紧张着的爱着若琪的少年——天绮修。

            “安伯父,可以给我们看看那个东西了吗?”天绮修压着心里的激动和紧张,愣是一脸平静地问道。

            安时俊没有回答,却用手从底下拿出一个用白布包着的东西,慢慢打开……

            这是?!两个少男顿时惊呆!

            接着,安时俊又靠近他们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。

            安盈,我一定会找回若琪的!伯夕哲暗暗下了决心。

            若琪,太好了!你现在在哪里?你还好吗?天绮修眼神黯淡下来,她过得好吗?她为什么16年了也不回家呢?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天绮修狠狠地掐了掐自己,肉体的疼痛远不及心灵。

            两个人相望了一下,眼神对视,都苦笑了。

            两只手握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“再见。”天绮修挤出一丝笑容,迫不及待地奔向车子,回家,叫人去寻找安若琪。

            “再见。”伯夕哲挥了挥手,接着又想到什么,也奔向车子,开往医院。

            108病房内。

            空气中仍是一种刺鼻的消毒水味。

            “小盈,来,吃吧。”田峡阳夹起米饭,喂到安盈的嘴里。

            “峡阳,我自己来吧。”安盈望了望洒落在病床的堆成一个小山的米饭,皱了皱眉,说,“这样好浪费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吧,小盈。”田峡阳轻轻地把筷子递给安盈。

            “来,我还给你带了一个礼物哦。”看着安盈一脸羞涩的样子,田峡阳从口袋里掏出一串星星手链来,挽着她的手,正准备给她戴上去。

            安盈望着那串星星手链,脑子里像之前在剧场那样,又闪过了一些画面。

            这次她看见了脑海中的画面有一棵很大的树,还有地上被甩开的一串很精致的手链。

            脑海一阵晕厥、

            手里的筷子落地、

            头重重地摔在床上、

            双眼,浑浊一片,渐渐化成最黑暗的颜色。

            “小盈!小盈!”田峡阳抓住她的手,原本有些体温的手又变得很冰冷。

            门被推开,赶到的伯夕哲看见晕倒在病床上的安盈,很冷静地叫来了医生。

            半个小时后。

            “明天出院吧。”医生看着昏厥的安盈,说,“她潜意识中在抗拒某些东西,而她晕倒的原因,就是因为这些东西,可能是医院中的某种东西也是她潜意识所抗拒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但是,”医生淡淡地说道,“如果她失过忆,这就代表是好的迹象。如果没有失忆的话……你们得要盯紧一些了。”

            田峡阳握紧拳头,没说什么,随即又松开手去抚摸那滑嫩的脸庞。安盈,你不会有事的。他靠在她的耳边亲昵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伯希哲看到这一幕,默默地走开,关上了门。安盈,安盈,两个人,怎么可以这么像?

            揣着心痛,他开着车子回到了别墅。

            凌晨。

            安盈缓缓地睁开了眼,第一个看见的是她熟悉的脸,田峡阳。

            他正倚靠在她的被子上,平静地睡着。

            “峡阳。”及其小声的话语,怕惊醒了睡梦中的他。

            安盈用纤长的手指摸了摸他的头发,笑了。

            月光透过窗帘撒下来,照得地下一袭漂亮的影子,别有一番风味。

            安盈靠在他的头上,也渐渐地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伯希哲的别墅。

            躺在天鹅绒缝制的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            伯希哲又望了望天,心里那两个女孩的身影挥之不去。

            这个夜晚,他彻夜未眠。

            天绮修的琪修院。

            安若琪,天绮修,分别取了琪和修作为这间别院的主名。

            “有线索了吗?”坐在沙发上的天绮修黑着脸,对他身后的秘书说。

            “没有。”秘书恭敬地鞠了个躬,退了回去。

            天绮修皱了皱眉,没骂他的属下,尽管心里十分不满。

            算了,我自己去找。天绮修闭上眼,再次回忆安若琪的音容,便毫不犹豫地奔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安若琪的定标,就是这座城市!小小的地方,我天绮修要找一个人还不容易吗?天绮修自信地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天绮修的父亲拥有与国媲美的财富,三年前早逝,集团在天绮修的管理下发展越来越大,不到三年就把集团的财富翻了1.5倍。

            他是个商界天才,他也是个学霸,更是多才多艺。

            可是为什么?安若琪就看不上他呢?天绮修一直为这个而懊恼过。

            为什么,她,终天都是冷淡如水呢?为什么她就不对自己微笑呢?

            为她费尽心机,为她倾尽一切,只为博得她一笑。

            她就像妲己,是个郁郁寡欢的美人。

            为什么,她就不能像安盈对伯希哲那样,温柔地对待我呢?

            为什么,她就不能像安盈那样,整天把笑容挂在脸上吗?看到她的愁容,自己的心也在揪着。

            为什么,她连一滴眼泪都没流过?为什么她就那么坚强呢?连我可以安慰她的机会也没有。

            天绮修想着想着,却突然笑了。

            仍是苦笑。

            十六年了,他也从未开心过。

            现在,幸福的田峡阳和安盈,彻夜未眠的伯希哲,痴心汉天绮修,背后还有暗暗准备复仇的计划的之贤因,即将开演一场好戏。

          青涩·青春·青季(三)2000字

            3.意外中的意外中的意外中的意外

            “我?”安盈用食指指了指自己,纳闷地说道。唉,我不会演戏啊!

            “她?”经理人把难看的眉毛拧成疙瘩,用一种反问的语气说,“她?!”

            “就是她,怎么了?”伯夕哲笑笑,双眼的目光定定地投在安盈身上。

            经理人把合同摔在地上,怒吼:“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人!”

            “那好,”伯夕哲很不满意他的态度,只身走过去抚摸安盈的头,说道,“你今天起不再是我经理人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么?!!”

            “还要我告诉你吗?你被解雇了!”伯夕哲的脚狠狠地踩在地上的一份合同上。

            “好。”经理人说罢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          一旁的导演这时才默默地插话:“今天就不拍戏了,小姐,这份资料你拿回家看看。就这样,散场!”

            安盈悄悄地拿起那份资料,金黄色的瞳孔印出了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小字。

            安盈望着女主的那份资料简介,一些情景在她的脑海中闪现。

            慢慢开始有了些头晕……

            资料中手中滑落……

            眼皮突然很沉重……

            貌似听见人说话的声音……

            身体倒地。

            倒、

            地。

            “安盈,你怎么了?”伯夕哲抱着倒下的少女,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,道。

            可是少女一动不动,脸慢慢地烧红了起来,并且越来越烫。

            “安盈!”伯夕哲几乎撕心裂肺地吼了一声,十六年前,他最爱的女孩,也是像此刻那样,倚靠在他的怀里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异曲同工的情景刺激着他的回忆,他不顾一切地紧紧抱着少女,发疯了似的冲向医院。

            十分钟后。

            空气弥漫着一种难闻的消毒水的气味。

            “医生,她怎么了?”伯夕哲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“没什么大碍的,只是发烧,不过还要留院观察几天。”医生说着,顿了顿,继续问了一句,“她以前……失过忆吗?”

            “失忆?什么意思?”伯夕哲拧了拧眉,疑惑道。安盈她……失过忆吗?

            “没什么。”医生说了句淡淡的话语,不等伯夕哲再问一句,就走了。

            伯夕哲立马拿出安盈的手机,打给她的家里人。

            手机屏幕上写着爸爸,耳边是熟悉的萤火虫的音乐。

            这时候,床上的安盈醒了,看见那两个大字,便立刻夺回伯夕哲手中的手机,按了取消,侧过头背对他,并虚弱地说:“我不想让父母担心。”

            接着又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,刚刚消失的萤火虫的音乐又萦绕耳畔。

            电话通了。

            ——喂,峡阳?你有时间吗?

            ——嗯,小盈,怎么了?你的声音……你是不是不太舒服?

            ——我病了,不想让家里人担心,你能到医院里看我吗?(说着望了望四处,知道了这家医院的名字)就在xx医院108号房。

            ——好,我立刻就来。小盈等我。

            电话挂了。

            半分钟不到,伴随着一阵阵急促脚步声和一声声的喘气,病门被轻轻地推开了。

            一个脸上挂着焦急的俊男子连忙奔到安盈的病床前,牵起她的芊芊玉手,轻声地道:“小盈,你没事吧?”

            不错,来者正是田峡阳。

            “峡阳,有你在我感觉很舒服。”安盈的脸色稍稍红润起来,但还是显得有些苍白无力。

            好温馨的一幕……靠在窗口的伯希哲望着这两个人,互相关怀,互相守护,又想起了十六前的那场车祸,不由得咬了咬嘴唇。

            “小盈,他是谁?”田峡阳环视了一圈病房的环境,看见窗口上站着一个男人。

            没等安盈回答,伯希哲自己转过身,道:“小盈是我送来医院的。”

            嗯?那不就是明星伯希哲吗?田峡阳想着,小盈?他居然这样子叫她!

            田峡阳心里一酸,淡淡地开口言谢,话语中却带着一丝丝的防备。

            两个俊男的目光对视,有一种无形的电流在相互交织。

            气氛不对呀……

            “对了,安盈,你不是要上班吗?哪家公司,我替你请假。”田峡阳温柔地抚摸安盈滑嫩的脸庞,完全无视了窗口边的伯希哲。

            “峡阳……我……”安盈眼神闪烁,望了望窗口的伯希哲。

            “她在我家做女仆,我已经让她放假了。”伯希哲开口道,对上田峡阳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 小盈!田峡阳望了望安盈,又望了望窗口的伯希哲,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安盈身上。

            “小盈,别做这份工了好吗?”田峡阳顿时像个孩子一般地把头靠在安盈的腿上,说,“我会吃醋的。”

            安盈看着田峡阳温暖的脸,笑着说:“好啊。”

            某颗心亮了,某颗心……却有少许失落。

            “希哲,我,是个不合格的女仆。所以我还是辞职吧。”安盈金黄色的瞳孔印着伯希哲那张似平静的脸。

            “可以。”伯希哲似乎随意地说。

            峡阳,我好开心,好开心你为我吃醋。安盈想着,心却又种说不出的酸涩。那股酸涩很淡很淡,淡得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出来。

            小盈,我不想让你靠近任何别的俊男。我好怕你离开我,我想永远拥有你,你懂吗?田峡阳抚摸着安盈水蓝色的长发,挤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。

            他们两个好温馨……呵呵,如果你还在的话,我们肯定比他们还要温馨吧。伯希哲面无表情,心里却苦苦地笑了。那个如梦一般的女孩,曾经和他是娃娃亲呢。

            三个人沉浸在各自的思想世界中,病房里忽然安静下来。

            突然,伯希哲的手机响了。是保护色的音乐。“欺骗你是我的保护色,甘心做个爱情的弱者……”

            伯希哲从兜里掏出了手机,走到外面的走廊,接通了手机。

            ——喂,是希哲吗?我是安伯父。

            ——嗯?安伯父,找我有事吗?

            ——你还记得安盈的妹妹,我的小女儿,安若琪吗?

            ——嗯,我记得。怎么了吗?她不是也和安盈……车祸死了么?

            ——速来安家主院,慢慢和你解释。

            电话挂了。

            伯希哲不辞而别,焦急地奔向安家。

            病房里,安盈正和田峡阳高声谈笑。

            下集预告:安伯父发现了一丝线索,那线索指向安若琪可能还在这个世界上!安伯父顿时加大人马去搜索。那边,安盈出院后,晕倒的次数越来越频繁……

          青涩·青春·青季(二)2000字

            2.同名同姓同脸蛋的巧合,不合格女仆烧焦厨房

            摩托车最后停在一栋别墅的梨花木门前。周围是较偏僻的野外,杂草丛生,一般很少很少很少很少人来这里。伯夕哲他,一定很孤独吧。安盈忽地有些同情他。

            “进去吧。”伯夕哲给了她一串钥匙,表示要她开门。汗……是一串钥匙啊……

            安盈试了一条,两条,三条……试到第十二条的时候,门终于开了。

            “喂,你家怎么那么多钥匙啊。”安盈瞥了一眼在一旁默默看好戏的伯夕哲。

            伯夕哲笑了笑,双手从裤袋里伸出来,给她一条一条地解释:“这个是卧室的钥匙,这个是厨房的钥匙,这个呢,就是书房的钥匙。”

            “大哥……就算有钱你也不用一间房一个门一条钥匙吧!!!”安盈耸了耸肩,一把夺回那把钥匙,嘟嘟囔囔地走进了门。

            不得不说,这件别墅,很质朴。

            虽然大,但是没有过多的奢华装饰,也没有古董花瓶,一切看起来温馨如故,有自家般的温暖。

            唯一特别的,是一张很大的照片,周围镶了一圈镀金,很明显这张照片应该很重要。

            照片上有两个小孩,都笑缅如花。一个是女孩,一个是男孩。

            女孩穿着蕾丝裙,黑色的长发如瀑布直下,被风轻轻拂起,看起来很柔顺。眼睛是一种很明亮的金黄色,像天空上那耀眼的太阳那般圣洁。白皙的皮肤更是像滑嫩的鸡蛋,眼神里透着丝丝的喜悦。她的左手被小男孩牵着,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男孩是一身休闲服,蓬松得看不出他的身材。一双可爱的凉鞋,暴露出那十个小小的脚趾。一头黑色的碎发刚到眉梢,淡黄色的双眼没有女孩般明亮,却很澄澈,颇有几番深度。一抹艳阳般的微笑挂在他的脸上,貌似是因为旁边的女孩。他的手握得不紧不松,紧了怕女孩痛,送了怕女孩走。可想而知那个女孩对他多么重要。

            那个小男孩,是伯夕哲吧。安盈望着那幅画想,那那个女孩呢?她是谁?

            “在发呆?”伯夕哲不知何时走到了安盈的身边,看着安盈那金黄色的眼睛,他仿佛看到了画中的那个女孩。可是……她已经死了……伯夕哲看着安盈,心里渐渐地有些发酸。

            “那个女孩,是谁?”安盈问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“她叫安盈,她,是个天使般的存在。”伯夕哲微微地一笑,后又淡淡地说,“她已经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也叫安盈。”安盈开口说,心里有种错缘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同名的人么?安盈(内个……指的是画中的女孩,同名的感觉好苦恼┭┮﹏┭┮),是你带来安慰我的么?她好像你哦。你长大大概也会是这个样子吧。伯夕哲又想起了那个水蓝色头发的女孩。

            “好巧。”伯夕哲说。

            “嗯,好巧。”望着那幅画,又看看自己水蓝色的头发和金黄色的眼睛,安盈忽然觉得自己是个替代品。伯夕哲对她那么好,可能就是因为这样?

            “咕~~咕~~”两人的肚子不约而谋地发出难听的叫声。

            “女佣,该做饭了。”伯夕哲颇有几分玩味之意地笑着对她说,轻轻抿了抿嘴唇。这是只有他高兴才会做的动作。

            安盈突然满头大汗,她不会做饭啊!!!算了,豁出去了!!安盈闭上眼,慢慢地向左走着。

            “喂,你走错了,厨房在右边→_→。”伯夕哲汗颜……

            “哦。”答应了一句之后,她忐忑不安地走进了厨房。

            大约十分钟后,忽然听见厨房传来一阵爆炸声!!

            “汗,不会是外星人袭击地球吧。”伯夕哲皱了皱眉头,准备探个究竟,慢慢地走向厨房。

            厨房的门并没有关,透过缝隙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:厨房变成了一个大黑坑!!!伯夕哲脑海中跳过一个念头:她不会做饭!!!

            推开门,只见黑色的厨房,和一身污垢的安盈。

            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安盈一副担心的样子,双手放在后面,微微地低下了头,眼睛里似乎有一种液体

            “算了。”没有过多的责怪,只是温柔地拿起手机叫人来清理厨房。伯夕哲看着快要哭的她,手倒是不知觉地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安慰她。

            “伯夕哲,sorry。”安盈的头反而更低了。

            “都说算了。啰嗦。”伯夕哲又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(装的)。

            顿了顿,又继续说:“10分钟后有个剧场。你,跟着我去。我那经理人很烦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,你,不饿么?”安盈心有余悸。

            “习惯了。!”伯夕哲说完,不理安盈的感受,拉着她的手,回到了刚刚那部摩托车上,“坐稳了。”说着启动摩托车。

            车子用比刚刚快十倍的速度向前狂奔。

            剧场门口。

            利索地停好了车。安盈看看手表,对伯夕哲说:“我们迟到了5分钟。”

            伯夕哲皱了皱眉,还真是慢了,平时十分钟就到了。

            (原因不解释,嘿嘿嘿。提示,后面多了个人啊。嘿嘿嘿。出于担心啊……)

            刚刚走进剧场,就看见场上很静。

            数分钟后,是女主角之贤因开了口:“你迟到了。”话语中不是责备,而是表现出些许的爱慕。

            “之贤因?如果我没记错,你拍的戏,几乎每次都是迟到的哦。怎么今天那么早?”伯夕哲的话语带着一丝厌恶。

            “你!”之贤因被激怒了,“你不就红了点么?迟到了还这么有道理啊!跟你拍档是我的耻辱!”

            “嗯,如果把这段话发到微博上的话,不知道点击率该会是几亿呢?”安盈手里拿着一个录音笔,眼神平和地望着她,那抹艳阳般的笑让人觉得骇人。

            安盈很会随机应变,她虽然有点傻冒,但那反应能力是数一数二的。

            “你不过是个跟班的么?敢这样跟我说话!导演,你看他们!”之贤因把最后的希望投向导演。

            可是导演喝着茶,一动不动。他是个精明的主,如今最红的可是伯夕哲,而之贤因,不过是勉强上前一百名而已,又何必因小失大?

            “那好,我不干了!”之贤因狠狠地跺了跺脚,把那份快签的合同撕成碎片,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远。

            “你看看,你看看,现在怎么办?”轮到他的经理人讲话了,“一时间哪里去找女主?”

            “她。”伯夕哲随便指了个人,刚刚好指到她身边的,安盈。

          春游青青旅游世界600字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春回大地,万物复苏。

            当早春第一缕阳光跳出地平线,照耀大地的时候,封冻的山川上、覆盖在枝头上的冰雪开始缓慢融化,凝结在枝头上的坚冰也开始化成水顺着枝干悄悄地退出人们的视野。和风吹拂,细雨滋润,原本光秃秃的枝头开始冒尖,爱美的大地也悄悄地换上新装。

            我们转而欣赏她生命的萌发。我们不禁来到了青青旅游世界。

            “关山度若飞”般,我们踏在了这片绿洲上,跳跃,飞舞……

            “晃荡……”“Help,太恐怖了!”这是——地震,没错我们正在地震体验中心。尖叫,黑暗,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,一颗心仿佛要飞起来一样在胸膛里乱撞。……终于我们重见光明啦;不变的是,我们的心依旧荡漾。

            晴空下,我们并排走,五个人,十只手,十只脚,在绿洲上挥舞,为它增添了一幅动态图。太阳公公好像穿着礼服准备参加宴会,为我们留下了一丝淡淡春光;微风拂过,花儿高歌,草儿跳跃,树儿飞舞。湖面泛起点点涟漪,恰似蜻蜓点水,透彻着天空,透彻着我们的一举一动。

            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”这是竹。当我置身于竹林中,眼里满是挺拔的绿。我仿佛与世隔绝了,也变成了一棵亭亭玉立、生机勃勃的翠竹,竹梢直刺蓝天。那竹林郁郁葱葱,翠色欲流,倒映水中。在这余晖之下,与他结下了淡水之交。

            “Solute——”我们举杯欢呼。美景下,古人饮酒作诗;我们饮水高歌,是那样的自由,快乐!

            “对了,我们还有三张票。”“可以去玩海盗船”“还有飞椅,飞椅!””那我们就Let’sgo吧!”坐在飞椅上的我,宛如一只鸟鸟,一只被绳索束缚的鸟。“飞”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,可从小到大,为了它,不放弃,不屈服,我这颗倔强的小树苗总有一天也会长成参天大树。我喜欢它,我爱它。

            昨夜,春雨洗涤了这片绿洲;春风,唤起了世间万物;春笋,带来了新春的第一滴露珠。

            远处传来鸣笛声,带走了我们的不舍,回到了原点,继而又驶向了梦想的另一个转角处。。

          把握青春让青春无悔550字

            青春是用意志的血滴和拼搏的汗水酿成的琼浆----历久弥香;青春是用不凋的希望和不灭的向往编织的彩虹----绚丽辉煌;青春是用永恒的执着和顽强的韧劲筑成的一道铜墙铁壁----固若金汤;青春是用曼妙的音符和自信的歌声合奏出的青春舞曲----空灵动听。

            青春的确是五彩缤纷的,情珍惜自己的青春吧!在最好的时间把握住自己的青春,让自己的青春散发出应有的价值与光芒。正处于青春的我们都应该拥有自己的梦想,都应该为自己最珍惜的梦想插上金色的翅膀。青春,是中老年人所深深眷恋的青涩记忆;青春,是调皮活泼的孩童们所向往的金色天地;青春,是身处青春期处世不深的青涩少年无所顾虑地创造与收获:青春,是每一个人怀念又渴望的黄金年代。

            在那个希翼的黄金年代我们何曾不时经历过成长与收获,伤心与泪水,感恩与成熟。正是这一些些耐人寻味的微小印记使人蜕变成长。

            是的,正处青春期的我们是精力最旺盛的时期,正是这种年轻蓬勃的朝气使我们勇敢地去创造、去尝试、去经历。青春期也是我们灵活的大脑吸收各种科学文化知识的黄金时期,在这时期,我们努力去学习,遨游在知识丰富的文化海洋之中。在这里我们认识了文化悠长连绵古今的古诗篇文;领略了有趣的数学公式与图形;观赏了祖国大地的绮丽风景。

            我们每一个身处青春期的人都应该共同珍惜这个黄金年代,把握住这时期应绽放的光芒与光彩,每一个人都应当用自己不屈的信念来把握住这个黄金年代,让自己的青春无悔,让自己的梦想无悔。

            远处希翼的阳光照耀着大地,在湛蓝的天空下显得格外绚丽,那光芒令人怀念与温暖,照耀着这个希翼的黄金年代。

          青春呵,我可爱的青春200字

            青春呵,我可爱的青春

            我是你白衬衫上闪着光的纽扣,

            紧连着你温暖清新的血肉;

            我是你灰球鞋上默默的泥点,

            见证阳光下的你在雨中飞奔的自由。

            我是葱绿的麦芽,是提拔的白杨,

            是将飞的雏鹰,

            把活力和希望满满注入你的心脏!

            ——青春呵!

            我是汗水,我是眼泪,

            我是这迷惘生活中一个孤独的迷失者,

            是踌躇于过去和未来一个令人悲伤的选择。

            ——青春呵!

            我是你张扬的个性,

            相信自己不平凡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我是你浓雾中努力吹开阴霾的风车!

            ——青春呵!

            我象征着你的执着,

            是你拼尽一切为人生谱写的赞歌。

            你用刻苦、认真的美德,

            点醒了

            迷惘的我、颓废的我、绝望的我

            那就从我的灵魂中去取得

            你的澄澈,你的独特,你的狂热

            ——青春呵!

            我可爱的青春!

          向青春说再见650字

            那个男孩,教会了我成长;

            那个女孩,教会了我爱。

            沉醉于香樟与香樟的故事,伫立在年华与年华的粘合处,望着越撕越薄的日历,望着越写越厚的日记,什么在积蓄,什么在流逝?时间搁浅在春冬交替之际,此时四季不再那么分明,正如远方混沌的天空。在现实的打压下,我们撑了好久,却输给了天长地久。

            我喜欢月亮,仰望夜空,心底的悸动渐渐消逝,取而代之的是死一般的沉寂。终于,在夜的庇护下从容地哭一场,任过往在岁月沙滩上留下层层纹路,但回忆就像掉进眼里的沙,不管多痛,你都要轻轻地擦。月亮用柔和的光芒包容着我的眼泪。不喜欢用明媚来形容阳光,因为它更多的是刺眼,在它的照耀下,我的眼泪像没穿衣服的小丑般无可遁形。无数次祈祷,愿每时每刻都是夜晚,每时每刻都有月光相伴。郭敬明却说:没有太阳,哪来的月亮。

            我们都是孤独的孩子,喜欢用夜来粉饰自己的落寞与悲怆,可掩饰不住的是被自尊包围的孤寂的心。

            积蓄了三年的感情终于迸发。我亲爱的朋友们,感谢你们在这即将沉沦的青春末世,给予我扫除孤独的勇气。于是我无数次问自己:是否我所有的孤独在童年已用完;是否以后陪我的不再是书籍;是否我们能一起走到最后。最后的最后,我们终于迎来了分别。

            那些欢乐的镜头,藏在记忆的角落,在无意中轻轻掀开,抖落了一室的萧瑟,阳光透过窗,洒下一地的落寞。

            我又变成了孤独的小孩。成长是一场轮回,最后,我们都回到了原点:你不认识我,我不记得你。但至少我们拥有过彼此,我不奢望永远在一起,只是想好好记住你。

            不再拭去眼角的泪光,不再去逃避刺眼的阳光。阳光射到脸上,蒸发了泪水,抚平了忧伤,晾干了寂寞。对于这场逃不掉的宿命,请用最优雅、最从容的表情去面对。成长就是教你学会戴着面具的微笑。

            时间之内,你、我也许早已容颜沧桑,各自与天之涯,海之角;时间之外,你、我依旧眉目晶莹,并肩坐与那落满桃花瓣的教室台阶。

            再见,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。

          初三:栗李英

          致我逝去的青春100字

            岁月的嗟伤,

            无情的刺痛我,

            那没有防范的心,

            那薄弱而欲望极大的心,

            那只有自己而无别人的心。

            我悔了!

            浮世的烟嚣,

            无止息的刻着我,

            那已经腐臭的思想,

            那阴暗而不待光明的思想,

            那只有欲望而不奋斗的思想。

            我怕了!

            是升是降?

            是上是下?

            是繁星还是微粒?

            是大树还是小草?

            一世的糊涂!

            如今醒了!

            岁月却白云苍狗逝去,

            青春不再归来!

          初三:d825264212母登铭

          六年级日记 http://www.ai-jpn.com/riji/6n/143015.html
          【下一页】转载分享本站内容www.ai-jpn.com,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链接!
          日记100字 日记200字 日记300字 日记400字 日记500字 小学生日记 一年级日记 二年级日记 三年级日记 四年级日记 五年级日记 六年级日记 暑假日记 寒假日记 观察日记 日记50字 周记 365天日记 日记首页 日记 上一篇:美丽的春 下一篇:那一瞬间
          香港内部正版一肖中特-香港内部最准一肖中特-香港平特一肖出奇迹